Wake

以我之眼,浊此尘世

【杀破狼】[长顾]五湖四海

*清水向

*时间线鬼扯

*OOC

*日常不知所云

====================================

太始十年初冬。

临近年关,四方使者纷纷带上礼品入朝觐见。在户部清点完各番邦上交的岁贡后,各国使者还献上了诸多宝石珠砾、奇珍异兽、名贵药材等等。其中北罗位处极北之地,为讨好传言中油盐不进阴晴不定的太始帝颇费心思地献上了一件外袍。

北罗皇家制衣坊在绝对极寒的室外完成了这件外袍的全部制作。首先挑选了强壮的皇冠紫貂和黄金貂和幼小的狸獭。深冬天寒地冻时将紫貂和狸獭的皮毛完整地取下。在色泽光润的雄性皇冠紫貂棕黑色皮毛里绣上象征帝上尊贵身份的金黄色的暗纹,而雌性黄金貂和狸...

Don't wanna lie 04

●赤安赤
●OOC
●日常不知所云

“一个人没问题吧?”

“当然。”

波本接下琴酒手中照片,朝着琴酒露出一个无懈可击的笑容。

“大哥,真的没问题吗?莱伊,不,赤井秀一已经被FBI的人接走了。这家伙可是天天和两个FBI混在一起的,会不会他也是………”伏特加有些担忧地看着琴酒。

琴酒摁灭了手中的烟,嘴角勾了个弧度,“谁知道呢。”

【那么,让我来看看你是怎么证明自己的,波本。】

*

已经快三个月了。

无论是降谷先生还是苏格兰都没有传来消息。这是从未出现过的事情,即便是刚刚进去组织的不确定时期,三个月都之前会有一则简讯。

风见突然生出了不好的预感。自从伊豆行动后,降谷先生完全失去了联系...

Don't wanna lie 03

●赤安赤
●ooc
●智商有限,有bug欢迎提出
●非原作向,尽量贴近原作设定
●日常不知所云

“您好!…………降谷先生?”

“伊豆,第五巷口,西泽业临。”风见迅速地记住了降谷提到的情报,然后清空通话记录。

*

“哟,小波本,今天状态不错啊~”苦艾酒眨了眨竹绿色的眸子,对波本挑了挑眉。

“嘛……还好吧。”波本满不在意地理了理衣服,检查了一下别在大腿上的手枪。

“不过,为什么只把我叫出来呢?”

波本十分不解,通常任务分配都是小组行动,除了紧缺狙击手会偶尔被叫出去赚个外快,其他人员都是固定合作,基本上不会把定好的小组拆开单独行动。

不仅是默契度的高低,更重要的是责任连带,方便控制。

威士...

Don't wanna lie 02

●赤安赤
●OOC
●比较日常 比较慢热
●he基本无虐
●日常不知所云

波本穿着一套蓝色格子的西服,松垮垮的领带下是解开了两个扣子的纯白衬衫,配上一个把金黄微翘的刘海梳上去的大背头,脸上的表情是好奇,也是兴奋。

“他这次拿到的剧本是求包养的小白脸吗?”莱伊收了望远镜,问旁边的苏格兰。

“………不是,这次是蠢货二世祖。”

啊,那双灰蓝色的眼镜的话,乍一看的确有些像被溺爱着长大的二世祖。

明明不谙世事却肆意张扬,明明争强好胜却不惹人厌烦反而让人怜爱不已,像一只立在自己领地,身后站着父母借以挥洒威严的小豹子,用椭圆形的细长瞳仁审视着这个会场,用带着倒刺的鲜舌头舔舐着这一的纸醉金迷。

“可是,...

Don't wanna lie 01

●赤安赤 基本无差 本人偏向赤井受 介意慎点
●苏哥出没
●ooc
●日常不知所云

01

苏格兰带着新来的莱伊走向他和波本的安全屋,心里却盘算着多了一个人之后他和波本要怎么再向外传递消息而不被这个看起来很敏锐的伙伴发现。

“莱伊,我和你介绍一下,我和波本搭档时任务分配是我负责后勤和协助收集情报,波本负责执行和重要情报的搜集。但却不是明确的,根据任务内容会做调整。”

苏格兰试着和冷面的莱伊进行一些交谈来摸清这个人,故意将话说的语焉不详,引导莱伊来套话。

结果莱伊只是淡淡地“嗯”了一声。

苏格兰心里啧了一声,知情知趣地不再搭话,沉默地和莱伊并排走着。

苏格兰希望波本可以用严肃甚至严厉的表现...

【舟渡】再也没有

●嘟嘟生贺,送嘟嘟一个臭不要脸地骆队
●ooc
●日常不知所云

*

目送着骆闻舟悄咪咪地在陆局办公室进进出出,陶宇直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明天是费渡生日了。

在常宁的指♂导下,陶宇直逐渐能够从舟渡夫夫的表现中咂摸出一点炫耀的味道。本以为资深流氓骆闻舟请假是为了给费渡过一个从此君王不早朝荒淫无度的生日,但他的思想实在是太不可描述了。

毕竟,真·正经·中国队长·铲屎官骆闻舟真的只是想过个简单到近乎普通的生日。

……因为,荒淫无度的日子费渡过得太久了……

*

“师兄,要带零食吗?”翘班在家的费总边整理东西,边回头问骆闻舟。

毕竟自己也没露过营,一般...

【默读】稻草人

*渡舟 渡舟 渡舟!雷慎入!
*日常不知所云
*ooc
*甜甜甜
*破车出没【其实清如水

====================================
刚刚破获了一起大案,市局的门一开喷薄而出浓厚的是香油味和烟味。
骆闻舟裹着一身烟草味冲出了市局大门,心中想着前两天费总出差还没回来应该不会有人接他回家了,于是有些庆幸可以在见费渡之前回家把一身味道洗掉。
正打算溜溜达达地走回家时,脚步突然一顿。扭过头,对街停着的一辆低调的路虎缓缓摇下了车窗,露出了费渡有些疲惫的笑脸。骆闻舟嘴角忍不住翘了翘,才不是因为刚刚费渡的笑被他不小心咂摸出一点思念的味道。
骆闻舟一坐上车就习惯性得了便宜还卖乖,“刚刚下飞机就...

【舟渡】宠物

*借用太太的梗
*ooc
*空有一颗开车的心,但真的不会开💔

=============================

燕城的冬天格外寒冷,细白的雪一直没有停过,于是我们身娇体贵的费总自动给自己放了假,窝在穷酸的无产阶级骆队家里。
早晨,费总贤良恭俭让地送中国队长去上班,附赠一个火辣的亲吻,惹得中国队长再一次迟到。不过,大家都对这对狗男男的尿性十分了解,所以骆闻舟对迟到也就见怪不怪了。
费渡悠哉悠哉地走回屋里洗了个澡,穿着骆闻舟牌男友衬衫出来,极其自然的将餐桌上的高钙牛奶倒进花盆,又拿出小铲子翻了翻土掩盖奶渍,一看就特别不熟练。就着从市局顺来的香油味咖啡吃完骆闻舟准备好的早餐后,一进厨房看见洗...

【舟渡】家长会

*灵感来自一个太太的同人
*日常不知所云
*ooc

夏日的蝉鸣不绝于耳,穿着宽大校服的费渡坐在操场上百无聊赖地发呆。
体育课上洋溢着青春活力的少男少女们在塑胶跑道上笑着,闹着,一堆一堆地聚在一起分享着网上的段子和校园的八卦。而操场的另一头,还未长开的费渡用他在同学中略显单薄和矮小的身躯肆意吸收着没有太阳的树荫下的阴冷。浅色的瞳孔上仿佛结了一层透明的痂,看着这个模糊又清冷的世界。

“相信各位家长都知道孩子们都要中考了,中考是孩子们人生中的第一个坎,跨过了,孩子会有一个更加宽阔和光明的未来………”
骆闻舟撑着下巴看着讲台上的老师慷慨激昂地喷前排的家长一脸口水,而被喷的家长时不时抽出手来擦把脸又低下头兢...

百年安好

一颗像天尊小盆友一样的奶糖
不甜不要钱

——————————————

太白居
大家集聚一堂热热闹闹的吃饭。
小四子坐在殷候腿上,时不时夹菜给殷候,讲了讲最近赵普教的怎么涮满慕华玩,把殷候逗得开怀大笑。

小四子笑眯眯地蹭殷候,蹭到了胡茬,被痒得直乐。

“殷殷的胡子显得很有男子气概呢!”说完看了看自己的小短手小短腿,扁嘴表示不开心了。

其他人暗暗点头,的确,殷候的胡子让他整个人添了几分历经沧桑的成熟可靠的男人味。反观……五爷瞟了瞟自家三岁半的师傅,扶额,同样一百来岁,人比人气死徒弟啊。

天尊一眯眼,戳了戳小四子肉嘟嘟的腮帮子。“小孩子想那么多干嘛,那老鬼小时候是个小胖墩!可胖了!”说完,鼓起...

© Wake | Powered by LOFTER